BB书屋 > 变强从县令开始 > 第 774 章:抵达中土神州/磨山剑宗

第 774 章:抵达中土神州/磨山剑宗

  人境天下东部,此刻是一片白雪皑皑。

  其实如果说整座人境之内,哪些地方最为的神秘,可能除了西南龙海的深处以及境外荒漠后的墙壁外,那剩下的便也就是这东北雪原之地了。

  雪峰之上,有延绵不绝的山脉脊背,而跨过这座雪山之后便可看到一座城。

  这个城的面积其实并不是很大,但总给人一种巍峨壮阔的感觉,似乎从很久时期它就屹立在这风雪之中,静静的守护着什么。

  有一长袍男子端坐于城头之上,他望着面前这一片无际的银白雪景,开口发出了一声赞叹。

  “这雪可真白啊,跟姑娘的皮肤一样白净,这可是其他大洲所没有的,要说唯一美中不足可能就是城里人穿的实在太多了,再好的婆娘穿着厚厚的棉袄也得失去颜色,这跟封疆比可就差远了,听说现在那边的姑娘可是一个比一个的还看,扶摇仙子满地跑,修士偶像烂大街,哎,搞得我都想回去了。”

  男子说完,抬头向上看了看。

  此刻在其头顶竟是还有一名男子,此人样貌颇为中正,给人一种霸气的感觉。

  如果此刻人境天下其他的几位楼顶强者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得此人。

  他便是白帝城的城主,白泽,也是十五楼的强者。

  白泽低头看了看,而后冷笑一声他开口说道:“栖北风,你要是实在没什么事情做,我就把你塞到青丘洞天,你就顺着青丘,早点去那边天下算了,少在这里碍眼。”

  栖北风双手拢袖,有些不服气:“好哇,现在知道惹眼了?当初从封疆城把我叫过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如果我再晚一些,或许还能看到那几场旷世大战,说不定现在还能看一看其背后的那个强者靠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如今你再看看,孤零零的跟你在这看雪,我容易吗?”

  “你活该。”

  栖北风不以为意,他啧啧道:“想不到啊,我在封疆城如此之久,也都没有看穿我家大人背后的真正靠山,早知道就多留几天,没准那位看中了我,也能指点指点。”

  白泽低头轻笑:“别想了,那人出手我看了,虽然不知道那天外之人所说的神境到底是什么境界,但按照青丘洞天的说法,顷刻间便可让人境天下灰飞烟灭的实力,这种人物不知道比我们强大多少,他是不会看中蝼蚁的。”

  栖北风点点头,似乎还挺认同,没有说什么。

  没过一会,他又指了指白帝城的后方。

  “行了,能做的我都已经帮你做了,今后的事就要看你自己了,这天下板块一定是要合并的,如果你只想保下你的白帝城,那边从青丘去往天外八荒之地吧,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

  “那你呢?”

  栖北风一笑:“当然是提前回去了。”

  “想不到阴阳家竟然是最先通天的家族。”

  “打住,我可没有说自己是阴阳家的。”

  “那你回哪里去?难道不是毁阴阳的本家?他们在那天外之地也是颇为盛名。”

  “不不不,他们盛名是他们的事,我只回我的家。”

  白泽看着他,没怎么听懂。

  栖北风耸耸肩:“就是不知道我给我家大人算的最后一卦,到底能否成真,如果成真了,怕是又要一场大战啊。”

  一边说完,栖北风缓缓起身,而后拂去身上的白雪,向着白帝城的城内走去。

  白泽双手环抱,略微回头看一下他的背影。

  “这就过去了?”

  “过去了。”

  一边说完,栖北风消失不见。

  …

  …

  数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一艘跨洲渡船缓缓的停在了中土神舟的云龙港之上。

  当初褚禄山去到东洲的时候,便是从这里乘坐的跨洲渡船。

  而刚到了云龙港之后,沈木也是心中惊叹,或许这是他见过最大的渡船港口了,即便是云仓港和其他的几座港口加在一起,恐怕也没有此刻这里的大。

  近百艘渡船在这座偌大的港口上停摆。

  云帆之上,还是有无数的悬空渡船在空中起伏。

  此刻他能看到许许多多的修士,有的脚踏飞剑,有的则是利用一些道法术门让自己飞行当空,的确是一幕繁荣的修行世界景象。

  毕竟这里是人境最大的板块,无论是地域面积还是其他的一些方面,几乎都远超其他各大洲,所以拥有如此浩大的港口也实属正常。

  跨洲渡船缓缓的降到了港口码头。

  沈木随着人流一起踏入了中土神州的大地之上。

  此刻他利用了龟息之术,收敛了自己的境界和气府。

  在外人的眼里,他是个仅有金身境的普通修士。

  简单的环顾了一下港口四周,而后在众多码头商户之中,他找到了一个甄家的旗号。

  这个便是甄家的航线商户。

  沈木略微的看了看,此刻这边暂时大门紧闭,应该是没有什么人经营。

  一是之前松家进行了捣乱,二是现在甄淑香还在甄家处理家族事务,还没有倒出空来回到中土神州继续进行市场的安排。

  在旁边的商贩手中随便买了一张中土神州的堪舆图,上面标绘了一些比较有名的地方行程路线。

  天机山很是醒目,随便一眨眼便能看得到,位置比邻大秦王朝的边界,顺着外围所筑的官道应该要不了多久便可以到了。

  当然,这里指的是御剑飞行。

  如果是乘坐普通马车的话,可能还需要更久。

  沈木也没有耽误时间,这个地方其实多修士不太喜欢乘坐普通的交通工具。

  毕竟中土的修士普遍境界要比其他大洲的稍微高一些,而且资源也相对丰厚,所以很多的修士也都不屑于乘坐普通的马车坐骑,若是能御剑飞行的,大多都会在天空之上来往,若是稍微心疼一些钱的普通修士,也会买一些腾云法袍或者是御风符箓来代步,进行短距离的飞行。

  所以入乡随俗,沈木便也准备御剑飞往第一站天机山。

  这次他出来一共带了三把剑,除了独秀剑之外,也带了青龙和朱雀两把。

  四象大阵有朱老头他们坐镇,其实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即便都带出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青龙剑在天空之上旋转了几个周天之后,飞入了沈木的脚下,随后他便迎风而起。

  朝着天机山的方向飞掠而去。

  一路上看了不少风景,剑修比想象的要更多。

  黄昏时分,眼看着太阳要落山,沈木准备在一家客栈落脚。

  夜晚飞行其实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一个是白天消耗的元气比较大,而且夜晚很容易会遇到一些邪道修士,这样会给行程造成很多的不便。

  沈木倒是不介意在途中杀几个人,但不必要的麻烦,他觉得还是能省则省。

  尽量不要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为好。

  客栈位于一座小型郡城外百里的地方,像是专门给修士开设。

  很多的修士几乎都会选择在这里落脚。

  店家笑脸相迎,看着沈木打量了一番。

  “大人有何吩咐?”

  沈木指了指上面:“开一间房,上几个小菜。”

  店家点头准备。

  而沈木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此刻,这客栈之内的众人正讨论着八卦新闻。

  仔细听,大致也都是如今最火的消息。

  绝大部分都在说沈木自己,以及封疆城四艘战舰去青云州的事情。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倒是引来了他的注意。

  “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咱这中土神州好像也要出一些事了,几大家族联合,准备抗争封疆的丹药生意呢。”

  “哈哈,抗争有什么用,他们炼制的出来百倍增幅吗?”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说不定的可以。”

  “还有,这些天,很多的山门宗主,似乎已经迈入了14楼的境界。”

  “我知道,风云宗,寂灭宗,还有磨山剑中的李集,好像都是已经到了14楼的境界了,据说李集的速度最快,差点就能摸到十五楼了!”

  “这么厉害?”

  “话说,这个磨山剑宗我记得当初在南靖的时候,好像就跟那沈木有一些摩擦吧?”

  “传闻中好像是有,当时他们掌教李世就死在那边了,但因为沈木真正要对付的是谢家夫妇二人,后面也不了了之了。”

  “不过说到磨山剑宗,我记得前天的时候还在别处见过他们。”

  “前天的时候来过?”

  “没错,应该就是他们,但不知道是去往哪里的,不过是他们宗主李集亲自带队,要知道他们在南靖洲的时候,可并没有讨到好处,差一点就被沈木一起灭掉了。”

  “嗯,我也听说了,好像这次是去道玄山讨说法的,本来之前磨山剑宗已经得到了南靖的天道残卷线索,不过最后好像被中途截胡了,其中除了沈木之外,好像还有他们道玄山的一名外门弟子,不过后来据说他们弟子因为跟沈木有关系,所以最终被收为了内门弟子。

  这个事情被李集知道了,如今他的境界提升,所以自然要讨回一个公道,毕竟他们的掌教李世也不能白死,虽说那时候是被沈木干掉的,但那个外门弟子,是沈木的朋友。”

  “那他们该不会真的要跟着道玄山撕破脸吧?磨山剑宗的李集即便十四楼,但是跟道玄山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呀。”

  “我看未必,磨山剑东的宗主最近也是邪了门儿,不知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竟然境界提升的如此之快,其实他距离十五楼也就不远了。

  反正我们都没有达到过这个境界,谁能知道这层的沟到底有多大?也许根本就没想象的大呢,况且他还是个剑修,杀力本来就大,在如今这天下局势动荡的节骨眼儿,道玄山估计也不会跟磨山剑宗产生太大的摩擦,如果真的将那个外门弟子交出去就能平息此事,何乐不为?

  只不过那个外门弟子,的确是可能有些惨了。”

  “嗯,确实如此,道玄山如果不给个说法,可能又会惹上一身骚,这磨山剑宗倒是无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而且他们的那个宗主李集,也是个混不吝之人,听说胡搅蛮缠不好对付。”

  “难道他就不怕那东洲沈木?最近他在白月国做出的事也是震惊天下了,沈木如果知道,不会报复?”

  “估计不会吧,虽说之前两人的确在南靖洲认识,还被他照顾过,但差距悬殊如此之大,怎么可能还会管他呢?而且现在那沈木人在哪都不知道,就算想来,也可能来不及了,只能说算他倒霉吧。”

  此刻,众人纷纷的说着。

  而这些所说的内容几乎也全都被沈木听到了。

  此刻沈木的表情沉寂下来,他的眼神微微眯缝起一丝寒意。

  对这些人所说的话,沈木其实听完之后便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磨山剑宗这是准备偷偷的找李朝辞算账了。

  他们不敢对自己出手,更不敢直接去找封疆城算账,所以就把掌教李世的死,算在了李朝辞的头上,想找一个软柿子捏了。

  毕竟李朝辞的境界和背景几乎都没有。

  哪怕是后来的他们那位柳掌教,收做内门弟子,但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最近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不过若是面对磨山剑中这时候的发难,或许很可能会被拿出来当炮灰。

  想了想,沈木缓缓起身,然后走到了说话的那人面前。

  他的这张面皮还是很有亲和力的,微微一笑,拿出了一些元气米放到了桌上。

  之前说话的几位修士眼神微微一愣,而后又看向了沈木。

  “这位兄弟,你这是何意?”

  沈木笑着说道:“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一问,你们之前说的那磨山剑宗,可是走了多久了?”

  “哦,还没两日,大概是朝着道玄山的方向去了。”

  “哦,没两日,那他们有多少人。”

  “差不多近百人吧,魔山剑宗带着他们的核心成员去的。”

  “原来如此。”沈木点了点头,而后又看向那人:“所以你确定他们是去道玄山算账的?”

  “嗨,不是跟你吹,磨山剑宗里有我认识的人,我还跟他们聊过呢,他们亲口说的。”

  沈木满意点头,然后指了指桌上的元气米。

  “多谢了,一点儿小意思。”

  “兄弟,这就客气了啊,哈哈哈。”

  一边说完,几人开心的收下。

  而沈木则是起身,没有理会众人,他转身跟店家说了句。

  “客房不必准备了,我不住了。”

  沈木出了客栈。

  然后祭出飞剑,朝着远处急速掠去。

  (本章完)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net BB书屋

看过《变强从县令开始》的书友还喜欢